当前位置 :中国环境产业网 >趋势 > 产业风向标 > 态势 > 正文

广东汕头贵屿电子拆解进入3.0时代

来源:南方日报 | 2016-01-14 16:24:01
贵屿 电子垃圾 拆解
      对“电子垃圾第一镇”贵屿而言,2016年注定是特别的一年。根据汕头市潮阳区委、区政府立下的“军令状”,从2016年1月1日起,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外不允许有一家电子拆解户存在。

      回顾过去30年的贵屿电子垃圾拆解业。如果将煤炭“烧板”比如贵屿电子拆解产业的1.0时代,电热“烧板”是2.0时代,那么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的投入使用则意味着这一产业进入了3.0时代

      从2016年开始,贵屿的电子拆解业,进入园区时代。而在园区外,对过去污染过的土地河流进行治理修复,也已开始。
\

在“洗金”中降生的污染业

      “大概2011年前,满大街都是家庭作坊,都是录像机、手机、电脑拆出来的电子废品。”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郑金雄是贵屿电子拆解产业变迁的见证者。他说,在传统手工拆解的年代,电子垃圾被分布在贵屿镇的家庭作坊回收后,经拆解出铁、铜、塑料等各种金属和工业材料,“有的还能拆出金、钯等贵金属”。

      这些金属和工业材料二次出售,是贵屿电子垃圾回收的盈利点,无需高端技术,低成本,高回报。然而,利益背后,贵屿的青山绿水却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最初,电子垃圾家庭作坊是采用几近原始的拆解方法,即人工将电子垃圾拆成铁、铜、塑料、各种零件和电路板。无法拆解的部分放到煤炭炉烤,熔出电路板上的零件,即为“烧板”。

      而对于含金、钯等贵重金属的电子垃圾,当地人则采用“洗金”方法,把电子垃圾放入硫酸中,将贵重金属“洗”出来。“很多小作坊‘洗金’后,就把硫酸直接排进河里。”郑金雄说,北港河是练江一大支流,贵屿电子拆解发展最高峰时,在河道两岸“洗金”的家庭作坊多达数百家,严重污染着这里的水土。

      2011年开始,贵屿环境污染综合整治当作了潮阳区委区政府的一项重大政治任务。2012年,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生态文明建设,环境问题成为社会热议话题。此后,贵屿的问题更得到空前重视。2013年起,贵屿镇政府要求所有的家庭“烧板”作坊都必须安装集气罩。这些集气罩每个价格1万多元,可有效控制“烧板”产生的废气直接排放。同时,煤炭炉也被电热炉取代。

煤炭“烧板”到电热“烧板”

      贵屿的环境整治之路,该如何走?

      “贵屿的问题,不仅是污染问题,更是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潮阳区委书记陈新造坦言,电子拆解是贵屿大部分群众赖以生存的产业,在治理贵屿环境的同时,更需考虑群众的出路。

       由于从事电子拆解的个体多为家庭作坊,贵屿有多少人从事这一行业,至今没人知道具体数字。贵屿镇党委书记徐献明估计,“高峰期大概有总人口的一半”。据了解,贵屿约有22万人口,其中6万为外地人口。

      在贵屿,电子拆解户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们不用出去找客源,全国各地的客户都会自动找上门。”这正是潮阳区委、区政府最“头疼”的问题。“两个选择,一是彻底关闭,二是彻底整治。”陈新造坦言,潮阳对电子拆解产业的去留进行了几场讨论,争议很大。最后还是从民生第一考虑,决定对贵屿这个有着逾10万名从业者的产业进行整治,引导发展循环经济。

      随后,潮阳区委、区政府加快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建设,并定下目标——电子拆解户全部进园,园外一家不留。2年来,在潮阳区启动的“凌风”和 “雷霆”专项行动中,先后有2469家不符合资质的电子拆解户被取缔,3245套废弃排放烟囱和集气罩被拆除,1243家电子拆解户组成29家公司、 218家塑料拆解户组成20家公司进入产业园,实现统一管理。

       潮阳区公安分局派驻环保警察中队,公安、工商、环保等部门组成贵屿联合执法队,形成了强大的巡查网络。从每个村、每条巷,到道路设卡,再到跨镇巡检,确保园外的拆解户无处可藏。

      “最重要是争取广大群众的支持。”陈新造告诉记者,在贵屿做群众工作时,既要“疏”也要“通”,一方面给入园的拆解户一定的优惠保障,另一方面让群众感受到环境整治带来的好处,从而实现了“零上访”。

      从原先失控的环境污染,到如今有序的循环发展,正当“十二五”收官之际,贵屿走出了一条电子拆解的突围之路。

企业谈:污染少了,产量翻5倍

      如果将煤炭“烧板”比作贵屿电子拆解产业的1.0时代,电热“烧板”是2.0时代,那么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的投入使用则意味着这一产业进入了3.0时代。

      “入园后污染少了,生产数量翻了5倍。”在产业园一幢拆解楼内,陈伟扬一边通过监控实时监测厂内情况,一边向记者介绍拆解流程。陈伟扬是园内最大手机拆解公司的负责人,拥有100多名员工和一间1800平方米的厂房,当前电子拆解月均100吨。此前10多年,他是贵屿众多高污染拆解户之一。

      “以前只想一件事,就是如何赚钱养家糊口。”陈伟扬坦言,贵屿大多数拆解户的文化程度不高,对环保没有概念,直至近年环境污染问题凸显,“我们才意识到,要为下一代的生存着想”。

      引入高科技,是改变产业现状的直接手段。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是经国家发改委、环保总局、科技部、财政部、商务部、统计局等六部委批准的唯一镇级废旧家电回收利用循环经济试点。这里最体现高科技的,是火法冶炼和湿法冶炼。

      火法冶炼,通过焚化炉对废元器件、PCB裸板进行焚烧,炉内温度可达1200℃,不会产生废气。湿法冶炼,则是将电子垃圾碾碎成粉,然后通过精细的工艺流程,提取贵金属。

      “我们还统一安装了废气处理设备等环保设施,一套可供20家拆解单位使用。”郑金雄告诉记者,以往废弃电路板进入贵屿后,可能需经过数家拆解户才能提取各种零件和元素,而如今产业园就是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2013年,汕头市TCL德庆环保发展有限公司成为首家落地循环产业园的大公司。此后2年多,产业园的整机拆解、交易中心、仓储物流等24个项目相继交付使用,投入资金15.3亿元。贵屿的拆解户也陆续入驻,至2015年底,所有电子经营拆解单位入户产业园。

      “除了解决产业园技术突破,我们还监控电子垃圾的源头。”郑金雄介绍,在各级政府和公安部门的配合下,贵屿对电子垃圾实行“管进管出”的政策,电子垃圾统一在循环产业园区的废弃机电产品集中交易装卸场中进行装卸,装卸场交易需办理电子卡,凭卡交易并被电脑记录在案,从而达到对电子垃圾源头和去向的检测。

      2015年12月15日,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在对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进行调研时,充分肯定了省、市、区、镇共同努力推进产业园区建设取得阶段性成果。

      胡春华强调,对于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要明确发展定位,加强对园区规划、管理与运营的研究,抓住源头、控制规模,把贵屿产业转型升级与我省电子废弃物处理结合起来,切实抓好园区建设各项任务的落实,做好收尾工作。要始终把治污放在首位,作为园区发展的主要目标和任务,确保建成的环保设施正常运营,同时不断探索新的治污办法,进一步提升技术水平,下决心解决好环境污染问题。要加强产业多元化发展,结合实际培育发展更多新的产业,推动企业创新发展,解决好群众的就业和生计问题。

产业园24个项目全部交付使用

      面积4.5平方公里的华美社区处于贵屿镇中心位置,原先是电子拆解户最集中的区域之一。几年前,社区内几乎每一幢居民楼门口,都堆积有大大小小的电子垃圾,居民楼内三两工人,熟练地熔化电路板。2万人口的社区,当时电子和塑料拆解户超1000家,生活的地方变成焚烧电路板的“战场”。

      “要改变这种现象,必须把家庭作坊统一到一个区域内。”华美社区党支部书记陈学宏这样认为。后来,当地一家新成立的公司成为产业园建设的实施主体。这家公司,正是由华美社区村民集体入股。

      不过,即便产业园的发展已初见成效,陈新造依然有危机感。“贵屿要跳出‘整治—反弹—再整治—再反弹’的怪圈,必须继续保持高压态势,做好监管、打击、取缔、巡查工作,确保园区外的非法拆解不会死灰复燃。”陈新造认为,这是一项长期的工作,丝毫不能松懈。

      “产业园的发展,也要更注重‘含金量’。”陈新造坦言,电子拆解产业始终存在污染,规模上必须进行控制。接下来,要瞄准科技含量高的企业落地,争取引进手机生产、玻璃加工等企业,打造多元化产业集群,逐渐减少贵屿对电子拆解的依赖。

      “产业园24个项目已全部交付使用。”陈新造告诉记者,今年7月,广东省经信委已认定贵屿循坏经济产业园为广东省“城市矿产”示范基地和循环化改造试点园区。

贵屿疗伤:控污治水治土同步

      为改善贵屿在过去的污染状况,各级政府近年来加大投入从各个方面开始控制和修复——斥资1.1亿元建设生活污水处理厂、花费近1000万元治理200米示范河段……治水、控污和治土同步,但依然面临艰巨挑战。

治水:200米河道修复成效初显

      在贵屿镇北港河马望段,村民李伯登上河堤散步,偶尔坐在新修建的石椅休息。他的旁侧,河水清澈,河面整洁,水中有鱼儿畅游。“以前稍微靠近河边,臭味就扑面而来。”李伯说。

      “这里河水的酸度几乎达到强酸级别。”汕头市环保局副局长蔡怒潮证实了李伯的说法。

      重污染,让北港河得到了整治的先机。2014年,汕头市开展“百河千沟万渠大整治”行动。北港河马望段200米河道,成了潮阳区首批修复的示范段。

      当地党委政府将北港河的底泥处置和河堤建设结合一起——把原本堆积多年的底泥挖掘,进行环保处理后,填埋在两侧的河堤上,然后实现河堤绿化、美化,这样一来既可清淤河床,也能提高堤围高度,达到防洪效果。

      “这短短200米,就花了近1000万元。”蔡怒潮感叹。据了解,贵屿境内有小河涌共110多处,均遭到不同程度污染。截至目前,完成了60多条河涌的清淤清障工作,总长度达40余公里。

控污:园区新建2家污水处理厂

      根据汕头市环保局2015年三季度监测显示,与2012年相比,贵屿环境质量持续改善,空气中重金属铅和铜含量下降93.85%和84.29%,北港河5个监测断面重金属铅、镍和铜的浓度比2012年分别下降36.84%、78.28%和93.83%。

      为防止新的污染,当地党委政府新建污水处理厂,引进高新技术解决贵屿工业、生活污水的排放。

      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也新建了2个污水处理厂。其中的贵屿生活污水处理厂,投资1.1亿元,总设计日处理规模3万吨。目前,日处理规模已达到1.5万吨,服务贵屿逾10万人口。

      “另一个是工业污水处理厂。”徐献明告诉记者,投资5500万元,原先计划日处理规模上千吨,经环保专家研究和论证,发现这里的工业污水远远达不到这一排放量,“最终改为日处理规模250吨”。这个工业污水处理厂,可实现水资源90%以上的循环利用。

治土:种植麻叶玉米吸收重金属

      “相比空气和水体整治,改善贵屿的土壤污染,需要更长的时间和更大的投入。”潮阳区委书记陈新造坦言。

      近年来,潮阳区开展贵屿土壤修复示范工程。比如联堤社区116亩的重金属污染典型土壤,当地党委、政府就调整用地功能,把原先的污染迹地变为工业用地。通过将旧土壤挖掉,送到指定地方填埋,再用新土填埋挖空部分,以此改善土壤环境。

      植物种植也是另一番尝试。龙港社区及渡头村96亩农田,通过4种土壤污染修复技术,配合种植麻叶、玉米等,吸收污染土壤中的重金属。经近2年测试,在污染土壤上种植的麻叶、玉米,基本达到了食用标准。

 

请关注中国环境产业网官方微信,您将第一时间获取产业最新动态、独家研究、热门活动等精选内容

扫描二维码 中国环境产业网微信

投资联盟研究中心

王世汶
王世汶
    中国环境投资联盟理事长; 环境总裁同学会会长

融资的那些事

国内环保领域在运用和借力资本方面一直是个发育迟缓的“后进生”,尽管这几年汹涌奔波的各类投资机构也开始扫荡环保产业,也不时有某某公司被投资的风声传出,但从根本的价值理念和对

会议论坛

举办环境领域大型国内、国际会议论坛

宣传推广

提供专业的品牌推广、广告宣传

国际合作

中外环境技术对接、市场合作、产品推广、企业互访等

合作咨询

商务对接、战略咨询、投融资服务、企业并购、园区规划等

高端培训

环境领域唯一顶级专业培训,包括国内培训和海外研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