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环境产业网 >聚焦 > 正文

那些化工厂搬迁后空出的土地,都用来做什么了?

来源:腾讯网 | 2016-07-27 13:50:04
化工厂 土地

化工厂搬迁后,在城市的中心地带留下大量黄金地皮,这些地皮由于面积大、位置好,成为各地开发商竞相争抢的“香馍馍”。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退二进三”政策实施以来,我国很多城市开始大力发展第三产业服务业,降低对第二产业的依赖,把那些高污染高能耗的化工企业从中心城区迁出,城市中心则留下大片被污染过的土地以待开发。

新闻百科根据互联网公开信息,对全国50个城市近15年间的化工厂搬迁情况进行查找和梳理后,获得了一份700多家化工厂搬迁的名单。在有明确原址用途的232个企业中,被用于商业性和住宅性开发的有184个,比例高达79%。用作公共性用地的占18%。

一直以来公众所担心的是,化工厂在运营的过程中有可能排放大量的有毒物质,而这些有毒物质一旦向下渗透,会对化工厂所在的土地造成污染。因此,对化工厂原址的再开发理应是一件极其慎重的事情。

然而,随着近年来我国城市地价轮番高涨,各方对利益的追逐容易导致开发过程中出现问题。比如,污染地块可能对在此生活的居民产生影响。

     

化工厂地块重新开发:商住用途比例高

 

根据改造目的不同,百科将化工厂搬迁后遗留下的土地开发方式分为五类,分别是:商业性、住宅性、工业性、公众性和闲置未利用。其中,由于商业性用地和住宅性用地属于人口都相对密集,开发后收益较高的类别,故将两者统一考虑。最终,选取了25个土地利用率较高的城市进行了排名。

在这个排名中,北上广均跻身前十。而这三个寸土寸金的超一线城市,在土地利用方面也显得格外“精明”:化工厂搬迁后空出的地块多数被用于收益较高的商业或住宅开发。

以北京为例。2004年被认为是北京房价的转折之年,也正是那年,北京首次提出建设“宜居城市”的概念,次年决定将城区内的化工厂搬迁到五环外。此后十年间北京房价涨了六倍多。

这些化工厂的原址多用于兴建住宅区,例如当年的“广渠路地王”——北京化工二厂地块上建起了高档住宅“金茂府”,北京红狮涂料厂的地块则被万科集团拍下,用于商住开发。

在化工厂原址再开发的高歌猛进中,有些问题也随之暴露出来。例如2009年《法制晚报》曾针对北京化工二厂原址的开发出过一整版的调查报道:《广渠路地王,遗撒重金属污染物被查》。报道中提到,该地块在前期施工中,未按规定给拉渣土的车加装铁质顶盖,造成含重金属的“危险废物”渣土发生遗撒、污染路面,有可能危害人体健康。

另一方面,尽管城市在利用化工厂原址时往往首选商住开发,但其中也不乏一些例外情况。

上海世博公园

2002年,上海市申博成功,世博园区选址在上海的老工业基地。为了保障土壤环境安全以达到国外标准,上海市决定搬迁世博园区内所有企业,并对园区内的土地进行修复,建成上海世博公园。如今,该公园已是上海市内唯一的湿地公园。

而背靠京津两大直辖市的石家庄,在对化工厂原址进行规划时又有自己的想法。石家庄政府认为,工业区搬迁和整合,并不意味着主城区就此拒绝发展工业。和前文提到的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人满为患”不同,他们更担心企业外迁会造成城区“空心化”现象,因此石家庄选择利用一部分化工厂原址兴建工业园,继续在城区发展工业。

无论化工厂搬迁后的土地用作什么用途,从整体上来看,都是政策规划下的城市转型驱使的。而近十几年来,各地政府对土地依赖程度不断提升,除开安全和环保的考虑,化工厂的外迁轨迹其实也和土地财政的火热情势相吻合。

 

商住项目着急上马:可能修复不到位

 

在百科收集到的化工厂中,既有明确搬迁时长又有原址用途的共有134个,根据不同的原址利用类型,我们计算得到平均搬迁时长。

从时长上我们不难看出,除了工业园,其他三种土地利用方式的搬迁时长几乎没有差别。事实上,化工厂搬迁完成到拍卖出售之间的时长才是更重要的,因为它可以衡量土地开发过程中污染地块修复的情况。

俗话说,时间就是金钱,在土地修复的问题上,或许时间就是生命。一般来说,化工厂这样的高污染企业搬迁后,需要对原址进行长时间的土地修复才能进行新一轮的开发,但南京金陵塑胶化工厂却似乎没有遵循这一原则。

2012年金陵塑胶化工厂搬离城区,同年就有开发商取得地块的土地使用权。紧接着,2013年开发商便得到了环保部门对该地块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称本项目对周围环境影响较小,从环境保护角度论证,在该地建设是可行的。但事实是,该环评文件发出时,塑胶化工厂还处于拆迁状态。

有些城市污染地块说卖就卖,而有些城市的黄金地皮却根本不敢出手。

苏州古城区边缘的南环主要是苏州化工厂的原址,总面积达三四十公顷。在寸土寸金的苏城,这么一大块黄金地皮却从2008年搁置至今。虽然有很多房产商对这一地块虎视眈眈,但当地政府认为,此地土壤毒性太大,不经过治理除毒的话,谁也不敢将它推向市场。

和中国土地利用的情况有所不同,美国在处理这些棘手的“毒地”时,没有在化工厂原址上大兴土木,而是选择变“棕色地块”为“阳光地块”,在被污染的工业土地上建设发电站之类的。根据美国环保署的说法,目前棕地上有超过20个在建或已建的可再生能源项目。
 

追问:全国还有多少个“常外”?

 

今年上半年发生的常州外国语学校“毒地”事件(下称“常外事件”),一经曝光便立即引发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在后续媒体的报道中,常州市政府已对污染地块的用途做出更改,将对其进行绿化和生态修复,在未来作为生态公园的公共服务用地。

然而,“常外事件”并非个例,被化工厂污染过的土地在修复过程中的不规范问题时有发生。

按照常理,化工厂搬迁后留下的受污染地块需要经过环保部门的评估,并且根据相关规范进行必要的修复才能进行开发。但由于相关法律规范仍在完善,很多地块没有经过适当的修复就直接流入市场,在民众不知情的情况下,悄悄变成生活用地。

从以往媒体报道过的案例中,可窥探出当下“毒地”开发的不规范。

2007年,南京化纤厂被定为南京十大污染企业而搬离城区,之后其原址被用于兴建住宅。但令人胆寒的是,开发商在进行开发之前对这块土地没有采取任何治理污染的措施,瞬间该地块完成了从重污染厂房到人文住宅的转变。

建在“毒地”上的长江明珠小区

 

另外,武汉的长江明珠小区也是建在化工厂原址上。该小区2008年开工,但环评却是2009年才提交,等武汉市环保局做出“项目选址满足不了环保要求”的批复时,小区已基本建成。为通过环评,该公司对小区土壤进行了修复:把原场地的土壤平整后,铺上了一层工程用的塑料膜。但专家表示,采用这种修复方式,一旦塑料膜被侵蚀、破坏,土壤中的有毒物质有可能迁移到地面,对该小区居民的健康仍有威胁。

2011年,北京市正式实施《场地土壤环境风险评价筛选值》。它规定了不同土地利用类型土壤污染物的环境风险评价筛选值,所涵盖的污染物指标就高达89项。

但像北京这样细化土壤污染物的城市,目前仍是凤毛麟角。常州市新北区环保局副局长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说,“化工企业产生的特征污染物太多,很多的确都不在国家标准检测范围之内。”

​常州外国语学校

 

种种乱象的背后,其实是多个部门责任的共同失守。从某个角度来看,对我国目前受污染土地的治理现状的求证,其意义已不再局限于常外事件本身,它更与我们每个人的生命健康息息相关。

正如新华社在《六问常州外国语学校“毒地”事件》中提到的,常外“毒地”并非个案,但能引起媒体关注的事件始终是少数,全国还有多少个“常外”?“毒地”能否禁绝?

其实2006年到2010年,我国曾进行过首次全国土壤污染状况大规模调查,然而环保部以“属于国家机密”为由而拒绝公开详细数据。

“毒地”的产生和化工厂的运行不无关系,而化工厂的搬迁、原址的再次开发是人们“与毒为邻”的直接原因。但是,在我们找到的化工厂搬迁后被用于商业性和住宅性开发的184个土地项目中,绝大部分无法在互联网上搜索到修复方面的环评报告。它们有没有按照程序规定取得合格的环评,又是否根据标准对土地进行治理,我们不得而知。

在化工厂大规模搬迁之后的若干年内,是否会出现越来越多的“毒地事件”?或许,这才是更值得关注的话题。

 

请关注中国环境产业网官方微信,您将第一时间获取产业最新动态、独家研究、热门活动等精选内容

扫描二维码 中国环境产业网微信

投资联盟研究中心

王世汶
王世汶
    中国环境投资联盟理事长; 环境总裁同学会会长

融资的那些事

国内环保领域在运用和借力资本方面一直是个发育迟缓的“后进生”,尽管这几年汹涌奔波的各类投资机构也开始扫荡环保产业,也不时有某某公司被投资的风声传出,但从根本的价值理念和对

会议论坛

举办环境领域大型国内、国际会议论坛

宣传推广

提供专业的品牌推广、广告宣传

国际合作

中外环境技术对接、市场合作、产品推广、企业互访等

合作咨询

商务对接、战略咨询、投融资服务、企业并购、园区规划等

高端培训

环境领域唯一顶级专业培训,包括国内培训和海外研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