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环境产业网 >聚焦 > 正文

倪明亮:城市污水应采取常态+应急处理的方法

来源:中国环境报 | 2014-09-04 13:37:16
污水直排 应急处置

\     
      《2013年中国环境状况公报》显示,全国城市污水处理率为89.21%。若以县城以上城市统计口径计,我国的污水处理率接近80%。城市排水事业在相对较短的时间里取得了巨大进展,足以引以为傲。

  但是,无论是统计数据显示,还是民众观感,我国水污染形势依然严峻。放眼全国各地,河湖黑臭问题依然非常突出。原因何在?这与另一个相对应的数据即未经处理的20%的污水紧密相关。正是这20%的污水,由于其未经任何处理,直接排入沟渠、河湖,导致了河湖黑臭现象相当普遍。直排的污水,就像一滴墨汁滴入一碗清水,更尖锐的比喻则是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对这20%长期被忽视的未被处理的污水,政府管理部门应该转变观念,直面问题,除加强城市污水处理厂的运营监管、提高其运营绩效外,更要将解决20%直排污水作为重点工作来抓。对所有污水都必须设立底线处理标准,坚决杜绝污水直排现象。对一时无法进入城市排水管网的污水,必须采取有效的应急处理措施。要像城市设立消防队、高速路建立应急车道一样,也使城市污水的应急处理常态化。

直排污水何其多?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高级工程师钟晓红最近参与水利部门在地方的调研,发现全国很多城市都面临河流黑臭的共同挑战。在某城市,当地政府为申报水生态文明城市建设试点,列出的要治理的黑臭河流多达470余条。在另外一个城市,政府首先列出了40余条要治理的黑臭河流,发动群众补充,结果大大小小的黑臭河流多达900余条。造成这些河流发黑发臭的主要原因,毫无例外都是污水直排。据他了解,有的城市直排污水比例甚至接近40%。
\

应急处置行不行?

  应采取常态处理与应急处理相结合的方法。

  四川环能德美董事长倪明亮指出,正如高速公路要有应急车道,大楼有应急通道,楼道有应急灯,污水处理也必须有应急措施。“对于上述20%未经任何处理的污水,我们急需应急处置思路。”应该采取常态处理与应急处理相结合的方法对城市污水处理实现全覆盖,也就是污水处理要“阵地战”与“游击战”相结合。

  倪明亮解释说,修建纳污管网、建设城市污水处理厂是常态处理,是“阵地战”;但在常态处理做不到的地方,尚未修建好基础设施的地方,就必须采取应急处理措施,这是“游击战”;以此尽可能地全面覆盖整个城市产生的污水,杜绝污水的直排,这样就能有效去除污染,改善水质,控制住河湖黑臭。

  而现实是,常态处理虽在不断加压,但很多地方政府似乎忽视了这20%直排污水的存在。

  据媒体披露,目前北京每天有大约100多万吨污水直排。西安每天有20多万吨污水直排,占全市污水总量的1/6,这些污水也是造成浐河城区段污染的主要原因。

  针对这个现实,一位业内人士接受采访时指出,目前产业界有声音呼吁城市污水处理厂应大规模提标改造,但却忽视了一个更紧迫的现实,还有20%的污水未经任何处理直接排污,进入水体,这20%的污水才是当前水污染的主要矛盾,与其大规模的提标改造,不如亡羊补牢,补齐短板,实现污水处理的全覆盖。

  倪明亮指出,我国污水处理领域反映出来的“二八效应”,也严重影响了已收集处理的80%污水的功效,必须引起重视。

政策底线要不要?

  等待建好纳污管网再做达标处理的想法不可取

  那么,对于这20%的直排污水,现有政策有没有做出相关处理的规定或要求?记者梳理发现,不仅相关政策未做出明确规定,有些现有政策甚至不鼓励采取应急措施处理污水。

  一位不愿具名的企业家批评说,有些城市管理者存在偏差。对于在旧城区改造、新建住宅小区、城中村改造、城郊结合部项目建设所产生的排水管网一时覆盖不到的区域,往往认为没有污水管网就只好直排。

  另外,由于在某些地方存在以污水塘冒充稳定塘的形式糊弄污染减排核查,因此环境监管部门对于一些初级污水处理技术手段并没有做污染减排的核定。这样一来,就削弱了各地采取应急处理技术手段的积极性,形成了在污水管网尚未覆盖时,似乎只好听任污水直排横流的局面。

  某种程度上,客观现实也默许了直排行为的合法性,每当城市河湖黑臭引发群众反映强烈时,官方的解释往往就是城市生活污水处理能力不足,要等到管网连通之后会集中收集、达标、排放。

  如此说来,不解决20%的直排污水问题,是因为地方政府或是管理者在等待建好纳污管网、收集污水再做达标处理的系统解决方案,希望污水处理能毕其功于一役。但这种貌似系统的解决方案,往往由于各种原因一拖再拖不能尽快实施。

  有的地方仍在寄希望于污水处理的早日全覆盖,那么,污水处理建设真能顺利推进吗?记者了解到,湖南、安徽、河南等地相继曝出污水处理厂建设缓慢,未按规定时间完成的问题。而造成各地工程进度滞后的原因,在各地也出奇的相似,大多是拆迁、电网建设和资金等问题。每一个问题其实都指向地方政府的协调重视不够,以合肥市为例,城市污水处理率虽然已经达到96%,但新建污水处理厂一样面临“拖延症”。

  钟晓红指出,污水未经处理直排也损害了河湖附近居民的环境权益。“因为他们缴纳了城市污水处理费,却没有得到相应的服务,这方面政府是有责任的,政府不处理就是违约或者失职。”他说。

还要再等多少年?

  解决直排污水不是技术问题,而是观念和意识问题

  倪明亮表示,目前污水处理系统建设周期达3~5年是常态,但这不能成为当前不采取措施控制20%直排污水的理由。“科技发展到今天,已经有多种技术方案可以进行污水的应急处置,从而改善水质。解决20%直排污水的问题已经迫在眉睫,不能指望等3~5年之后再解决。既然技术不是问题,需要改变的就是观念和意识了。”

  如今,北京的情况发生了变化。针对清河、凉水河沿岸的污水直排现象,北京市水务局积极行动,采用经济有效的超磁分离技术,将这些原来直排的污水进行处理,之后再排入河中。
\

  据介绍,作为一级强化污水处理技术,超磁分离能有效削减悬浮物、磷,削减率达90%以上,对COD的削减率也达到40%~60%。经过处理,臭味得到有效削减,透明度显著增加,水质得到显著提升,对清河、凉水河的污染负荷大大降低。对此,有业界人士评论,北京市水务局的做法务实有效、负责任。

  钟晓红认为,这说明了借助于一级强化处理手段,实现污水处理的全覆盖,是现实可行的。更进一步,完全可以将一级强化处理作为所有污水排放前的底线处理要求,从而彻底杜绝污水直排。“这对我国城镇污水处理事业必将是一个新的提升。”他说。

  很多业内人士表示,当前,首要的是实现这个提升,而不是所谓的对全国城市污水处理厂来个大面积提标改造。

  倪明亮引用“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来说明。他认为,直排是一种不作为的表现,是恶,勿以恶小而为之;政策必须有最底线要求,污水决不能未经任何处理直接下河,至少要一级强化处理。虽不及二级处理效果那么好,但这是经济有效的方法,是善行,不因善小而不为。

  针对当前水环境现状,钟晓红撰文指出,有鉴于当前我国水环境形势依然十分严峻,我国的水生态文明建设必定会经历较长的建设周期。建议分3步走:第一步,在已经取得的水污染控制成果的基础上,加强水污染应急处理,控制住当前比较普遍的河湖黑臭现象。为此,不但要有应急处理办法,还要储备应急处理设备,紧跟后续治理措施。

  第二步,将整个城市、乡村建设纳入水环境保护的“三同时”,在城乡建设的蓝图规划、建设实施之中,把水的问题和解决方案通盘考虑,逐步解决掉水环境的积存问题。

  第三步,回归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恢复水生态环境健康,人水和谐,普遍达成水生态文明理想状态。(有删改)


请关注中国环境产业网官方微信,您将第一时间获取产业最新动态、独家研究、热门活动等精选内容

扫描二维码 中国环境产业网微信

投资联盟研究中心

王世汶
王世汶
    中国环境投资联盟理事长; 环境总裁同学会会长

融资的那些事

国内环保领域在运用和借力资本方面一直是个发育迟缓的“后进生”,尽管这几年汹涌奔波的各类投资机构也开始扫荡环保产业,也不时有某某公司被投资的风声传出,但从根本的价值理念和对

会议论坛

举办环境领域大型国内、国际会议论坛

宣传推广

提供专业的品牌推广、广告宣传

国际合作

中外环境技术对接、市场合作、产品推广、企业互访等

合作咨询

商务对接、战略咨询、投融资服务、企业并购、园区规划等

高端培训

环境领域唯一顶级专业培训,包括国内培训和海外研修